大连外国语大学 > 新闻中心 > 合作交流
网站首页      |     大外要闻     |     校园新闻     |     媒体大外     |     大外人物     |     校园展板     |     记者视角     |     规章制度       |     队伍建设
 
信息发布
大外人物

乘着歌声的翅膀

稿件来源:大学生记者团    图片来源:
发布时间:2009-12-04   访问次数:

    门德尔松的《乘着歌声的翅膀》在时光流转中渗进了心田,让人胁生双翼般翱翔在音乐圣殿,也正是这样一双隐形的翅膀扇出了心湖的几多涟漪……

    爱古典民乐。

    做工精巧,造型雅致的民族乐器单从外形上未免让人遐思连迭。直到真真正正赏过一曲,又不得不让人惊叹上天何至于如此偏爱我华夏儿女给了我们此等智慧与才能去演绎音韵。追溯“诗”“书”“礼 ” “乐”的之“乐”的滥觞恐能得出中华民族是一群深谙艺术情味,极能享受生活的人民的结论了吧?

    丝竹管弦的歌吹弹唱,一转轴,一拨弦,抑或是一声木鱼,一杆玉箫,点滴种种,无不将中国人的含蓄内敛写意到淋漓尽致。没有西方庞大的三角钢琴,没有冗杂的乐队与指挥,有的只是一种轻盈畅快的通透感。如《十面埋伏》的激越经琵琶传递出来后,有人瞠目结舌,道“如此微小的乐器竟能奏出如此摄人心魄的乐曲?!”然 , 当你闭上眼倾听时,于脑中构一幅千军万马风萧萧的图景,想沙场的刀光剑影,思千钧一发的急迫,音乐便熨帖了心的纹路,为这个故事写下了完美的注脚。

    中国的民族乐器绝不比西方乐器逊色!

    神游幻境 , 身处密林时,听一曲《空山鸟语》,任二胡的丝弦在手中嘀哩啼啭,就能听见无数鸟儿在空谷中为你奏响自然协奏曲;采撷幽兰一朵,闲望天际流云,遐思无限时,古琴曲《高山流水》便自然而然地淌进了心田;想李唐盛世,忆贵妃倾国倾城羞花貌,心头的情愫便凝练成如梦似幻的《霓裳羽衣曲》;又如《春江花月夜》的静谧意境,又如《赛马》的万马齐鸣,又如《渔舟唱晚》的变化万千,又如《汉宫秋》的哀婉愁苦都被民族乐器诠释得微妙之至。试想,换一架钢琴去奏二胡曲目《二泉映月》会产生怎样的效果呢?

    根植于中华文明烟波浩瀚中的民族音乐从自身母体中汲取营养,从音韵层面写映一个泱泱大国的文化精粹,酿琼浆玉露一斛觞,只待有心人品尝。

    于是,听民乐,赏民乐,便是给心灵的一次洗礼。

    古人在奏琴前须沐浴更衣褪去沾染于身的世俗气息,用一个不参杂任何邪念的灵体去给心灵奏乐。今人是不能够如此这般了。最好是呷一口香茗,翻阅自己喜欢的杂志期刊,让民乐在耳边萦绕幻化成不同的意境,去沉浸其中,去回味,去咂摸,去享受。这时,你便收获了来自千百年前的通达的力量。

    社会是个大熔炉,包纳了众多事物,甚至对立的两方。流行乐不能说与古典乐对立,但还是不可避免地存在着诸多差异。流行乐之通俗类之所以谓之通俗乃因为其“俗”,非阳春白雪之上层艺术作品,也正是因为其“俗”,流行乐才能捕获更多人的青睐与关注,受众宽泛,流传甚广。

    虽称其通俗,却仍有玄妙与技巧,功底与才华渗透于里,绝非走卒莽夫之流所能驾驭。流行乐唱法丰富,各歌手自成一派,百花争艳,千家齐鸣。通过富于变化的腔调演绎人世的风花雪月,悲欢聚散。流行乐取材广泛,视角阔达。现时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均可取之采之为抒情服务。换言之,这并不代表着古典音乐取材狭窄,只是相对而言多了一些约束,如五声调式的音韵限制等。但当古典音乐遇流行乐交汇时摩擦出的火花亦是熠熠夺目的。例如《北京欢迎你》《我和你》这两首奥运歌曲,采用了中国古典的五声调式谱曲,配以中国特色浓郁的歌词,巧妙地糅合了古典与时尚元素,让整个中国人在畅享奥运饕餮盛宴的同时也饱食一顿音乐餐。当前的流行音乐也从先祖那里汲取积极因素,为我辈所用。从取材到器乐配置到谱曲到歌词,都散发出一种特有的中国元素的气息。如现在的诸多文艺节目中喜用二胡曲去诠释那种难以言尽的苦楚,不能说不服帖。又如周董的“中国风”系列,又如方文山的“中国风”歌词。如此,何尝不是对传统文化的一种创新再继承呢?

    再者,流行乐的歌词叙事性极强,有的不完全押韵,以至于不被专业音乐人定义为歌曲,这也是古典音乐的禁忌。

    流行乐总是在不断演进中得以升华与发展。流行毕竟只是一时的风潮,经不住时光的筛选。我想若干年后,那些淘出来的经典也许会在下一代心中被定义为古典乐吧。正如王羲之《兰亭集序》中所说的“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般的无奈吧! ( 王天啸)

责任编辑:
 



线
   
校内网站:
兄弟院校:
媒体链接:
版权所有© 大连外国语大学新闻中心